首页  »  新闻首页  »  色情小说  »  【老爹的姨太太】【完】

0 小虫,一个只有十五岁的富家子弟,却无意中看见了七姨太与他爹做爱,从此淫念大涨,总想和七姨太干一次,他也就注意了七姨太,但见七姨太旗袍一穿,浑身曲线毕露,特别胸前尽管旗袍将双峰紧裹,却还是丰胰得一踏糊涂,而臀部更裹得让人欲念高涨,不抚摸一下就会觉得死也不甘心,而微风偶而吹起下摆时,一双丰胰适度的大腿便呈现在眼前,薛虫无法抵制这么严重的诱惑,便经常像孩子般的偎在姨娘身旁,撒娇搂着七姨太丰胰的臀,解一时之急。薛虫的老父亲共有七位姨太太,夫人,即薛虫的母亲,在薛虫十岁的时候不幸去世,这样薛虫的父亲便无所顾及,娶了七位姨太太,却一直虚上位以念薛虫之母,可是这以后由于薛虫的父亲性欲过强,不断的与他的姨太太们做爱,所以这七位姨太太都未产下一儿半女。二姨太年龄最大,却也不过三十岁。而这七姨太本是清楼出身,只因奶子大因而被薛虫的父亲看重纳为小妾。却也不过二十岁左右。这样尽管薛虫吃几下七姨太的豆腐,但她却还是不以为然。

  一天,薛虫在自己的房间里拿了本春宫图在自己打飞机,可是他却犯了个大错误,门没有锁。五姨太突然闯进来喊道:“虫儿,你爹叫我来跟你说点事。”原来这两天薛虫的老父亲薛老员外想给薛虫找个先生教他读书学习。可是薛虫却不以为然,薛老员外特派这个能说会道的五姨太来劝劝薛虫。这五姨太突一进屋,薛虫吓了一跳,忙不迭的往身上捂衣服,这五姨太乃聪慧异常之人,一进屋见此情景,则立刻心领神会,知道这小公子是怀春了。她也不说破只是话里带刺:“哎哟,公子,你在看‘书’呢!我就说嘛,我们虫儿是个爱书之人怎会不愿意让教书先生教呢!哟虫儿,你大热天捂个厚被干嘛?”“五姨娘,没……没事,只是身上有些凉,想暖和一下。”“呵、呵,让姨娘来看看你到底怎么了?”说罢,就直走上来,将手搭在薛虫头上。“果然,虫儿,你这是年轻力壮火太大,必须要泄泄火才成。你知道怎么才能泄火?”“孩儿不知道,愿姨娘示之。”“这还要我教?你得找个姑娘用你的小鸡鸡插她的下面的那个小黑洞,这样你会喷出一些白色的液体,你的火就泄了。”“孩儿……孩儿不懂,您是我娘,你应该帮我才对呀!要不您帮我吧!”“你什么时候听见过让姨娘替儿子泄火的,这让你父亲知道了,他不大发雷霆才怪。”“可我怎么办呀!”“这样吧姨娘勉为其难,帮你一把,不过你千万不要说出去。”这五姨太与薛虫只是心照不宣而已,其实他们什么都明白。五姨太将被掀开后玉手伸向薛虫下体阴茎,薛虫混身哆嗦一下,五姨太套弄了几下,便将被完全揭开,扒开包皮,露出那粉嫩的龟头,五姨太探过身去用舌尖舔食几下龟头,薛虫禁不住大叫,这样五姨太舔了一会儿,她没怎样,薛虫却是满身大汗,五姨太接着说:“虫儿这还不能算完,下步你知道该怎么办吗?”薛虫摇摇头,“你要温柔一点把我的衣服脱了。”薛虫听罢,便搂住五姨太将她的旗袍扣子尽皆解开,露出了里面的内衣裤,薛虫脱去五姨太的抹胸,便露出了那丰腴的玉乳,薛虫犹为兴奋,扑在五姨太身上,亲吻着五姨太的玉唇,两只手一只伸入亵裤抚摸着那丰腴的屁股,另一只手则抚在那丰腴的乳房上,舌头则与五姨太的舌头勾在一起,并且互相输送着各自的唾液,这到颇为罕见,两人这种举动与薛老员外的初衷相差万里,薛老员外并不是让五姨太这样去劝说薛虫的。两人悱侧缠绵着,薛虫这时已不像刚开始那样像个雏了,却显得非常老到,这无可惊讶,因为他已研究了好长一段时间的春宫图了。薛虫这时轻轻将五姨太的亵裤褪下去,露出了那迷人的黑毛及黑洞,薛虫伏下身去用舌尖舔着那阴唇,五姨太发出了轻哼“嗯、嗯、啊、你…你…很好…呀,噢、噢……”什么人伦道德都已扔到一边去了。如此薛虫将五姨太的大腿扛在肩上,一使劲便将阴茎插了进去,五姨太大叫一声双手紧紧抓住了薛虫的手,五姨太已很久没有和男人干了,这时自然是干柴烈火,无法不爽。干了约一盏茶的功夫,薛虫便感到有些力不从心了,便一阵力挺,只听“噗”的一声,这些精液便全部贯入了五姨太的阴道。五姨太躺在那里不住口的赞道:“好样的,第一次就能干这么长时间,你以后前途无可限量呀!”这时,五姨太穿了衣服,坐在床上歇了会儿,便出去回报老爷了。薛从初试云雨之欢,倍感爽快,躺在床上在那里遐想着。

这天晚上,薛虫又来到五姨太房外想再试云雨之乐,可是刚到门外却突闻叫床之声,听罢不免兴味盎然,蘸湿了手指捅破窗纸向里边望去,只见里面干得正欢,原来他爹心血来潮到五姨太的房里来过夜,只见他爹年纪虽然大了却来是英勇有加他不禁由衷佩服。正自观赏间,突然,后面有人搭了他下肩膀,他七窍到吓没了六窍,回头看时只见二娘站在他身后微笑着,他张口结舌,方寸大乱,支支吾吾地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平时二娘对他最凶,是以他如此害怕。二娘向他摆摆手,便转身走了去。薛虫硬着头皮跟了出来,没想到二娘径直走到了她自己的房间。待薛虫进来后她叉上房门道:“虫儿你好大胆啊?你还挺早熟的啊,我若告诉了老爷他不会把你怎样吧?”虫儿吓得扑通的跪倒在地,大声求饶道:“二娘,饶了孩儿吧,孩儿再也不敢了,都怪孩儿一时胡涂,您千万别告诉爹呀!”“如此说来,你知错了?”“孩儿知错了,只要您不告诉爹,您让孩儿做什么孩儿都愿意做。”“那你过来到我面前吧!”薛虫不知要他干什么,只有硬着头皮噌了几步。“我又不会吃了你,快过来。”薛虫大着胆子等着他二姨娘的命令。“把衣服脱了,二娘好久没有爽过了,你帮二娘爽一下吧!”薛虫人整个都呆住了,他万想不到他平时惧怕的二姨娘竟会让他做这种事,“怎么?你不愿意做吗?还是让我告诉你爹吧!省得麻烦。”说罢二姨娘起身要走,薛虫立时醒过神来道:“不二娘,我愿意,可我怎么能让你爽呀?我给您捶捶背?”薛虫在明知故问。“你刚才在看什么?”“我只是看看五娘怎么叫得那样惨啊!”“那么你就像你爹对待你五娘那样对我就行了。”“您不会疼吗?”“你就来吧!二娘就不知道什么是疼,干这种事要是嫌疼的话那就不要做人了。”薛虫仍是故做不知,他只是伸出手来抱住他二娘的大腿开开始来回的动着。二娘忍不住笑了,道:“你在干什么?”“我在和我爹一样啊!”“你还都没放进来,怎能么能让我爽呀?你先把我的衣服脱去呀!”薛虫解了半天也解不开,二姨娘实在是色急了,便自己迅速的把衣服脱去,并扒掉了薛虫的衣服,将薛虫压在身子底下,用仙女坐蜡台的姿势与薛虫做。这还真是让薛虫惊奇,一方面这是平时威严的二姨娘,性欲竟然给她逼到要和自己的“儿子”交欢,真是让他既害怕又兴奋。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无法让他明白的,薛虫看看二姨娘极爽的样子,便起身将二姨娘压在身下搬起她的一腿斜插进去,猛干着二姨娘大吃一惊,却也配合着和他做,爽过一会儿,薛虫再次换了姿势二姨娘没想到他会挺这么长时间,孰不知薛虫和五姨太刚刚干完了一伙,是以如此。当下二姨娘高潮连连,浪叫声不断,薛虫则欲战欲猛攻势绵绵不断,眼看二姨娘如此兴奋薛虫也着实卖了些力气。

到薛虫泄身时两人已顺利的搭乘了云霄飞车数次了。时值半夜,薛虫,提着裤子回到自己的屋中,躺在那里身子一动也不能动,只睡到第二天日上三杆,这时,六姨太的贴身丫头来叫自己,薛虫只觉自己躺在那里很是舒服,便道:“姐姐,你来拉我一下吧!我有一点动不了了。”“少爷这……好吧!”这少女便走上前来拉着薛虫的手拽他起来,可是当看到被窝里的薛虫一丝不挂时脸刷的一下红了。便背过身去,说:“少…爷,你…你怎么…”薛虫满脸胜利的表情,他早看这丫鬟标志,一直想和她干是什么滋味,这回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一把将她揽在怀里,按在床上,欲行云雨之欢,这姑娘反抗着并大声叫道:“少爷不要,老爷会骂的。”“管他的,你只要好好服待我,以后当上我的夫人,那便穿金戴银了,不好么?从了我吧!”这少女不敢过份反抗似乎大好的前程在等着自己。薛虫便顺利的脱了她的衣服,搂着她粉嫩的胴体,轻轻的干了起来,这少女忍耐着不发出声音,可是还是由于极度的刺激而发出轻微的呼吸声,薛虫昨夜被二姨娘强奸,这时正无处发泄,此时薛虫则用力干着,每一下都使尽吃奶的劲,但干罢多时见这少女并无反应,不觉兴味索然,便下马,躺在一边,那少女道:“少爷,你…说的话可当真吗?”“什么话?”“刚才你说的让我做你未来的夫人的事。”“这也当得真吗?你也不想想,我什么身份,你什么身份,就算我同意我爹他老人家会同意吗?你真笨的可以了。”这少女听罢一惊,拿起衣服哭着穿上了。薛虫突然觉得这对她有些太残酷了,这要是闹出些事来可不好办。便劝她道:“你放心我做的事我是会认的,我以后就算不能让你做大夫人也一定收你做小妾好不好?”那少女哭得更厉害了,薛虫不觉有些恼火,道:“你要我怎么样,我也算是人至义尽了,我看你长得好才和你做的,你别哭了,这要让人发现了你添房也没得做了。”这一吓,少女果真不哭了,“对嘛,来让我再吻你一下。”薛虫便凑过嘴去,亲吻着她的唇,少女躲了一下,薛虫却搬过她的身子,吸吮着,这时门开了,令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六姨太竟然破门而入,一进门见此情景,嘴唇气得发青,骂道:“燕儿,怪我对你这样好,你竟然和少爷干出这等事,看我怎么收拾你。”燕儿吓得脸色惨白,坐在那里低下头,什么也不敢说。薛虫这时也有点蒙了,不知怎么办好。六姨太接下道:“小少爷,你也太不给你们薛家争气了,你看看你才多大?你发育成熟了吗?让阿姨看看你,我都不认识你了。哼,燕儿你先走吧,一会再跟你算帐你给我等着,”燕儿看了薛虫一眼,薛虫向她摇摇头,抿着嘴笑笑,那意思似乎是说“没问题我可以搞定。燕儿心上一块石头落地。便走了出去。六姨太见燕儿出去了,便一把揽过薛虫,揭开被身里面张望着边说:”你还真行啊,才十五岁就连男女之事都明白了。薛虫见她往自己被里看,便一把将她推入了被将她的头伸向自己的阴处,这六姨太圃一闻到那股带着一腥臊之味的气息,眉头一皱,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便顺势伸出舌尖,向薛虫阴茎舔去,那里滑腻潮湿,很适宜口交。这薛虫躺在那里只是将手伸在六姨太的旗袍开襟里去抚摸她的玉腿,下面任由六姨太胡来,六姨太吸吮了一阵,感觉这薛虫果然是个人材,便将头伸了出来,道:“虫儿,今晚到六姨娘房里来,帮姨娘爽爽好吗?你和燕儿的事就算了吧。”薛虫听罢顿时兴奋起来,哪有比这更好的,两色兼得还不用负责任。薛虫想罢便疏洗了一下,穿戴整齐去吃早饭,在薛家的生活是相当的奢侈的,薛老爷和六位姨太围在一张圆桌周围,到了薛老爷,喊声“开饭”大家才开始吃。薛虫坐在六姨太和三姨太中间,对面坐着七姨太和他爹。吃饭了,薛虫迅速的吃着,突觉下腹有些不对劲儿。向下一看原来不知是谁的脚,伸在自己的大腿中间在磨蹭着,薛虫顺势抓住了那双脚开始抚着,心里在想,这不会是六姨太的,她就坐自己旁边,那会是谁的,看看对面大家都在低头吃饭,没人抬头,七姨太?不能她不会这样的,顺着脚的来路,薛虫假装东西掉了去捡东西,向下一看原来是四姨太的,哎不会啊,自己跟四姨太并没什么呀!再仔细观察,原来,四姨太是把一条腿放在了,三姨太的腿上,三姨太正在那里轻抚着,四姨太可能是以为是三姨太在抚摸她的大腿。原来,她们是……,想到这里,薛虫真为他爹可悲,娶了这样多年轻漂亮的姨太太们,却不能满足她们让她们愉快,弄她们要作同性恋爱的地步,真是可悲啊。薛虫不敢造次了,便把手缩回,让开来,放下碗筷,说声“吾食毕”退了出去。回到房中躺在那里睡了起来,这一天当然要养精蓄锐以备夜战。

这一天直睡到一更时分,薛虫起来后,吃了些点心,见天已黑了,便向六姨太房间想到今晚可以和六姨太共赴巫山,说不出的高兴。待来到六姨太房外,刚要推门进去,忽然里面传出了一阵浪叫声,薛虫心里话儿“不会吧!怎么我想和谁干爹就找谁陪他过夜。捅破窗纸向里面张望,可不是,只见那床在那里来回颤动着,这次真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薛虫往回走着,突然想到早上吃饭时的一幕幕,灵机一动,何不到三姨太和四姨太房外去偷窥一下或许会有点意思,也说不定啊。当下他来到了三四姨太窗外见里边没有动静,他又来到四姨太的窗外,里面也一片漆黑。他推了下门,门没有锁。他进了屋,关上门想看个究竟,这时,他猛然听见外面有人声,好像是三姨太与四姨太的,当下也无藏身之地便躲在一个大柜子里,顺着柜缝向外面瞧着。

果然三姨太与四姨太围在一张桌子旁边,斥退了丫鬟两人在那里互相敬着酒,转而,三姨太欺身到四姨太旁边,含着一口酒,嘴对着嘴,将那酒送到四姨太的口中,两人缠绵的亲吻着,三姨太的双手在四姨太的臀部上揉动着,四姨太当然也不甘示弱,她双手按在三姨太的大喳儿上,并开始解着三姨太的衣服。三姨太转眼间衣服只剩下一个肚兜和亵裤了,四姨太将桌上的酒壶扔在了地上,三姨太则躺在桌子上。四姨太毫不客气的将双手伸进了肚兜儿,揉着三姨太的双乳,三姨太的呼吸开始变得粗浊了。四姨太进而把她的肚兜儿一把拉下。那白花花的奶子便露了出来。它们在那里颤微微的,显得特别诱惑,四姨太伸出了舌头,在那乳晕周围做着按摸,三姨太也发出了轻哼。四姨太轻轻拽下了三姨太的亵裤,露出了那黑毛掩盖下的大*。四姨太大大分开了三姨太的大腿,伸头过去在那里舔着,三姨太这下更是发出了淫叫:”啊、嗯、唉、哟、哎呀、不要……“所发的声音却是令人激动不已。这时四姨太也脱光了衣服,开始用手指抚摸着三姨太的臀部,上面吸吮着三姨太的喳儿。薛虫这时到六姨太那里未能成行,正自苦闷,这下视此春景自不能放过,他在柜子里脱光了衣服,走到了四姨太身后——三姨太与四姨太由于非常投入并未发现薛虫的存在。——薛虫见那四姨太躬身弯腰露出了后面那阴门,不觉兴奋异常。便走到那里不做调整就立刻上马,由于他在那里酝酿了半天,所以阴茎坚硬无比。而四姨太的小穴里则汨汨的流出淫水,薛虫插在那里自是顺畅异常。而四姨太却觉出不对。她猛然回头却发现他的儿子在那里插着不禁惊异非常,可是猛一想也就由他去了。这样三人在那里互相地作着按摸,过了一会儿,四姨太喊道:”虫儿,四姨娘不行了,歇一下吧,好吗?“三姨太正闭眼在那里爽着,却突闻四姨太此话无异于晴天霹雳。薛虫却下了马,来到姨太身前,滋的一声插了进去。三姨太着时爽了起来。”啊,虫儿,你好厉害呀!你真的好粗,噢……“”三姨娘,不过你还真的很骚呀!你竟然会让我这么爽。“四姨太在旁边抽搐着,一动都不能动,三姨太也开始在呼小叫,竟也有受不住的意思。薛虫干了这许多时间,也难以再支持下去了于是便猛的向前一送,噗一声,薛虫喷了出来。这晚,薛虫累得很,便回到自己的房里。蒙被大睡一场。睡了一天,傍晚,爹爹叫他吃饭,他不得已才起来,回想这几天与这么多姨娘作,简直无法想像,可是他也很累。吃饭时看见六姨太向他使眼色。他心领神会。这天晚上他看见天色已黑,便来到六姨太房门外,他敲了敲门,开门的是丫环燕儿,见了他诡异的笑道:”少爷,太太在里面等着你呢!你快进去吧。跟我来。“燕儿转身将门锁上,便让薛虫跟在她后面来到一处书柜前边,梅香手向旁边一按那书柜缓缓分开露出了一个洞。薛虫万没想到这里会有一个暗道。他低头走了进去,里面并不很深,走了几步就到了一个小门前,梅香低声道:”太太,少爷来了。“只听里面”嗯“了声。梅香进了去,薛虫向里面一看见里面有些雾气,好像有个温泉似的。

薛虫再向里走,只见里面有个宽阔的池子,果然是一处温泉。但见六姨太穿了一件轻纱,却已被水打湿了,浑身曲线凸出,躺在里面,在享受着这天然浴。”虫儿,你也下来一起洗吧!燕儿,你服待少爷脱衣服。“梅香燕儿脸一红,却也慢慢地帮薛虫款下衣服。薛虫直露出那毛茸茸的阴茎,燕儿看到不禁脸色微红,却也气血沸腾,跃跃欲试。”燕儿,脱了衣服,下来服待我们洗澡。“燕儿早已迫不及待了,便脱得光光的,下了水,那水温暖异常,大概也有三十度左右。薛虫顺势坐在六姨太身边,搂着她,亲着她这时燕儿在旁边看得浑身冒火,薛虫一把抓过燕儿,把燕儿的头按在自己那挺起的阴茎旁,燕儿吸吮起来。薛虫伸手揉摸着六姨太丰满的乳房,嘴伸过去亲吻着她的小嘴。另一只手伸在六姨太胯间,手指捏摸着那阴蒂,令六姨太无法不爽。隔衣相慰,毕竟会减少很多刺激,这时六姨太自己动情地把那轻纱裉去,裸露着全身的雪嫩肌肤,薛虫更为之动情,抛开燕儿抱起了六姨太,就着她的阴道站着插入,六姨太的腿盘在薛虫腰间,双手搂着薛虫的头闭了双目,薛虫手托着六姨太的肥臀,这样动了起来,六姨太大叫:”呀,儿子,你怎么这么大呀,插得娘好好爽。噢、噢……“”娘,够爽吧,不过你还真骚哎,你屁股怎么这么嫩,这样大,你的喳儿好大噢!夹在我的脸上真是舒服得紧哟!“”虫儿,你比你爹可要厉害得多了,你好粗,这么小,人小鬼大呀!“这样插了一会儿,虫儿毕竟是个孩子,便难以再以这种姿势再干下去了,于是,他换了一个姿势,把六姨太池边,他骑在池上拉着六姨太双腿前后扯动着坐爱,六姨太揉着自己的乳房,边配合着薛虫的挺动。薛虫插着插着,突然他来了个乾坤逆转,将六姨太转过身抓住了六姨太的臀部,鸡巴插在那屁眼里进行着肛交,这下变换令六姨太毫无准备,可是那肛门里紧紧裹裹着阴茎,薛虫自是每插下都是刺激非常。这样一来六姨太可就受不了,只插了一会她就大呼救命了,确实,很爽呀,以前从来没试过这样一试,果然效果非凡。薛虫插着插着,就觉得自己要射了。便依旧还原到阴道,一阵力挺只觉得一股热流涌了出来,薛虫使劲向前一挑,那白色的液体便喷射出来。他也累得毫无力气躺在那里喘气。而这时燕儿便凑上来用嘴吸吮着薛虫阴茎上还在不断地涌出的精液或淫水薛虫不由得一阵激动。又再次硬起来,抱了燕儿,插向她的阴门,让她爽个够。又是一阵漫长的抽插,薛虫再次射了。薛虫便抱了她们到床上,睡了起来,半夜醒了,便和六姨太干它一次,抱着六姨太双手扣在她的大喳儿上,自是非常之爽了。而下面的阴茎得与六姨太的粉臀相伴自也无法再爽了。第二天晚上,薛虫又想来与六姨太来作,在经过七姨太房门口时,却听见他爹在里与七姨太的调笑声,他实在忍不住了,便扒在窗上向里面望去,可是却不甚真切,他真想进去看个究竟,可是若进去看那不免被发现。他来到门前,一推,竟然没锁,真是天住他也,便蹑手蹑脚进了去,躲在屏风后,向床上张望。但见七姨太正在那里吸着他老爹的阴茎。”哥哥,你的阴茎好大噢,我都吸不过来了。“”你真是个骚货,你看你那骚奶子,太大了,我就喜欢你的奶子,哈哈。“七姨太这样骚,真让薛虫也想试一试到底会爽到什么样子。薛虫老爹不一会就射了,这样薛虫老爹,转过身来,对着七姨太的大屁股插了起来,”哥,你真行,你还能干,你…你,好呀。“”骚*,我就爱跟你干,你才是真的女人呀!“薛虫又开始闹心了,他又悄悄地出去了,去找六姨太又大干了一场。

[ 此帖被墨染空城在2015-04-02 19:04重新编辑 ]